-回应我啊

如果我持续书写

小夜花:

什么时候开始更习惯用理性组织文字,开始借助文字来抵达哪里。即使每次提笔对于所到之处并无期许。但我对自己总能在混沌中寻一条路的能力比较自信,抑或者说,重要的是我似乎多多少少能在每一次找到一条姑且称为道路的东西,这一切原本对我一人受用也就够了。

可是,若这一切都只对我一人受用,那些在文字中形成的片段所得只能提供一时的理解和豁达,那是不是更类似于精神鸦片呢?

事情的一开始是因为我心情低落。想起昨天偶然翻看从前日志发现自己竟是一个极善于用情绪吞噬文字的人。不,那样的日志里只有情绪,无处可去的充斥着容量无线的网络空间。我不删除,却也并不以此为骄傲。那应该是极蒙昧的时期。听谁说过,应当在正确的年龄做正确的事,即使那件事事后看来是错得荒唐的,你也应当对那时候的自己表示谅解和释怀。然而我无法获得这样感触,除了红着脸躲避就再无他。

我是现在心情低落。现在,不关乎过去也跟未来不会有太大的关系。为什么?牵扯前因后果怕是我也讲不清,总的来说,就是我生命阴暗的部分因某种触动而腐烂而泛着令人恶心的气息。

你看,这就是我不喜欢心情不好的时候写东西的原因。若情绪太泛滥会让人摸不着头脑,叙述缘由又会让我产生一种“写出来好像又没什么可是对我来说我现在就是过不去啊!”的抓狂感。

我的课题,那个处在黑暗中的我总会让我处在一种自己不如别人的恐慌中。小妖姐曾大致看过我的星盘,说前世的我是个战士,习惯了戎马生涯,今生原可休养生息,我却放不下手里的刀剑以及心中不胜则亡的深处的恐惧。当然,前世今生全看个人理解,也可认为是原生家庭或者童年经历。我更喜欢宿命一点儿的说法,会让人多一些接纳。

我害怕不如人。这让我因与人接触而损耗生命,我独处时更能感觉到对自我的爱。状态差时,身边都是会吸走能量的人。可这与他人无关,是我构建了一个世界。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生命的问题行走在自己的世界中。有人并无意识,或者不认为是多大个事儿,于是生活坦坦荡荡风生水起。而我,有一颗过于敏感近乎神经质的内心。

我有一个愿望,希望终有一天,我能看清或至少接近世界原本的样子,而不是为了自我保护而由投射、防御、移情亦或着其他所构建的模样。

荣格说潜意识如果没有被意思到,就会成为命运。

如果我持续书写,能不能用一种更细腻而感性的笔触写出曾经隐藏在理性思索背后的情绪?
如果我持续书写,能否抵达我的潜意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14)
  1. 未命名小夜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latform`the only的喜欢
  2. -回应我啊小夜花 转载了此文字
©-回应我啊 | Powered by LOFTER